认清国家安全形势 增强军人职责意识

认清国家安全形势 增强军人职责意识 | 楼主 | 2016-11-30 09:40:41 共有3个回复
  1. 1认清国家安全形势 增强军人职责意识
  2. 2认清国家安全形势 增强军人职责意识
  3. 3认清国家安全形势 增强军人职责意识

摘要:自年代以来美国先后对外出兵余,焕湔浇崾螅年至今世界共发生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近百,二是利用民族矛盾和宗教纠纷挑起冲突削弱对手,痹谡咧髡派弦膊欢铣拧疤馈钡姆较蚍,美国一直在政治经济军事上极力扶植台湾。以下是小编整理的3篇最新认清国家安全形势 增强军人职责意识范文,欢迎参阅!

认清国家安全形势 增强军人职责意识2016-11-30 09:40:21 | #1楼回目录

二十一世纪的前面十年,世界战略格局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重大变动,使我国的安全形势面临许多新的挑战。作为一名革命军人,要时刻关注国际与周边安全形势,清醒地认识我国面临的现实和潜在的威胁,保持高度的警惕性。要进一步增强忧患意识,看到国际形势对我国不利甚至严峻的一面,始终牢记我军的根本职能。

一、国际形势总体上趋向缓和,但霸权主义日益成为当今世界动荡不安的主要根源

冷战结束后,世界向多极化趋势发展,和平的力量超过战争的因素,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仍然可以争取避免新的世界大战,保持一个比较良好的国际和平环境。但是,世界走向多极化是一个充满矛盾斗争的曲折、漫长的过程,当前整个世界动荡不宁的因素依然很多,特别是以美国为主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有新的发展,军事安全问题日渐突出。

1、加紧推行称霸全球战略,给世界和平蒙上新的阴影

目前,国际力量对比严重失衡。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凭借其军事实力、科技水平和经济发达的优势,霸气急剧上升。

布什宣称,二十世纪圆了美国的梦想,二十一世纪将是“美国世纪”。在他们看来,从现在起到2016年前,世界上尚不致出现足以威胁其霸主地位的强国,是一个“战略间歇期”。美必须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加紧推行全球称霸战略。其战略企图概括起来就是:联合、控制欧洲,利用、制约日本,挤压、削弱俄罗斯,接触、遏制中国,主导中东事务,分化发展中国家,防止出现任何可能对美“全球领导地位”构成挑战的国家或国家集团,确立全球霸主地位。

在独霸世界野心的驱使下,美国正着力建设一支全球进攻性的军事力量,谋求保持其绝对军事优势。不断增加对军队建设的投入,2005年军费开支高达3879亿美元,相当于欧盟、俄、中、日军费总和的1.5倍,约占世界军费总额的三分之一。加快发展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和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等高技术武器,构筑空间防御盾牌。美国在世界各地保持着数百个军事基地,以控制战略要点,扼守全球海域的16个咽喉要道。美国企图将北约变成其称霸全球战略的工具,在欧洲已完成北约首轮东扩,接纳波兰、匈牙利、捷克为其新成员国,使北约成为一个拥有19个成员国、25个“和平伙伴关系国”的庞大军事组织。美国通过北约发动对南联盟的战争,并不是像它标榜的那样去解决什么“人道主义危机”,而是推行称霸全球新战略的一次重要的尝试和预演。

2、肆意推行“新炮舰政策”,侵略性和冒险性明显增加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为了达到称霸世界、在全球攫取更多利益的目的,动辄对一些发展中国家实行制裁,恣意侵犯别国主权,粗暴干涉别国内政。

美国常常精心选择与其国家利益攸关的战略要地,采取战争威慑与实战相结合的手段,大量投入最先进的高技术兵器,随心所欲地对小国、弱国、无核国家发动战争。谁不听他们的指挥,就把谁斥之为“无赖国家”,想打谁就打谁,想到哪里打就在哪里打。1998年8月,美国以打击恐怖主义为由,空袭了苏丹和阿富汗;12月绕过联合国安理会对伊拉克进行大规模军事打击;1999年3月,又对南联盟大打出手。自90年代以来,美国先后对外出兵60余

次,平均每年6次,大大超过了美国在冷战时期对外用兵年均2.8次的纪录。美国等西方国家打着“人道主义干预”的旗号,频频动武,在世界许多地方不断制造人道主义灾难。北约78天在南联盟投下20000余颗炸弹,造成包括大量无辜平民在内的近1万人的伤亡,财产损失2000亿美元,经济倒退10年至20年。

最近,美国等西方大国抛出了所谓“新干涉主义”的口号,鼓吹“人权高于主权”、“主权过时论”,提出建立“国际人权干预部队”,其实质就是要为他们推行“新炮舰政策”,加强军事同盟,维系旧的国际安全秩序,阻碍建立国际安全新秩序,制造舆论和开辟道路。所有这些,充分表明了霸权主义者使用武力和以武力相威胁的倾向恶性发展,引起了各国特别是广大第三世界国家人民的普遍警惕和反对。

3、到处插手地区热点问题,不断酿成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

冷战期间,世界共发生过182场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年均4场;冷战结束后,从1991年至今世界共发生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近百场,年均达10常冷战时期无战事的欧洲开始动荡不安,战乱不已,形成从巴尔干地区向北到独联体地区的新的热点集中地带。许多地方之所以热点迭出、冲突不断、烽烟四起,其背后大多有着美国和某些西方国家或相互争夺、或相互勾连,以强凌弱,各谋其利的影子。

一是利用一些国家间的领土争端和资源争夺点燃战火,从中渔利。由于历史遗留的问题,加上当前各国更加注重发展经济,对资源的争夺以及与此相关的领土争端加剧。美国等西方大国侍机进行幕后操纵,引发了不少地区的动荡和危机。非洲先后有20多个国家发生动乱和武装冲突,不少是殖民统治者为了给获得独立的国家制造麻烦而留下的领土纠纷,造成这些国家之间的长期对峙甚至诉诸武力。在中东地区,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的矛盾一直未从根本上得到解决,中东和平进程屡屡受挫,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以及由此引发的海湾战争,主要就是西方大国和地区强国为争夺世界石油控制权而造成的,正所谓“地面的战火,源于地下的石油”。

二是利用民族矛盾和宗教纠纷挑起冲突,削弱对手。冷战结束后,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民族主义思潮再次兴起,导致不同民族之间、部分民族与政府之间的矛盾激化;宗教纠纷也更加公开化、尖锐化和国际化。西方大国利用别国民族和宗教问题,暗中支持和挑起别国分裂或内战,以破坏其政治稳定甚至颠覆其政权,进而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调整和改善战略态势。这已成为导致发展中国家动荡或战乱的一个重要因素。从波黑战争和科索沃战争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先是蓄意怂恿、庇护民族分裂势力,继而直接干预民族纷争,实施野蛮侵略,用以完成北约东扩,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

三是在防止大规模杀伤武器扩散的问题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采取双重标准,扶持亲西方的国际力量,制衡对手,表面上谴责、实际上放纵一些国家超出本国防御的需要而研制和发展核生化武器,造成世界和地区局势的紧张,给人类的和平与安全埋下了严重隐患。

通观世界局势,可以清楚地看到,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已成为阻碍世界和平与发展的主要障碍。现在,虽然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世界走向多极化的历史潮流不可逆转,但美国称霸全球的既定目标没有改变,世界各大力量之间的矛盾和争斗将进一步加剧;虽然新的世界大战在较长时期内打不起来,但霸权主义为了扫除障碍,必然诱发形形色色的局部战

争和武装冲突;虽然各国以经济和科技为基础的综合国力竞争成为国际斗争的主导方面,但战争暴力仍是霸权主义解决国际争端、攫取国家利益、实现特定政治目的的重要手段。只要霸权主义一天不退出历史舞台,世界就不会安宁,战争的危险就依然存在。

二、我国安全环境得到较大改善,但周边仍然存在诸多不稳定因素

一个国家的安全与发展,与周边安全环境有着直接的密切关系。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我国周边先后爆发过朝鲜战争、越南战争、苏军入侵阿富汗等战争。我国还被迫分别对印度、前苏联和越南进行过自卫反击战。新中国成立后,美国曾对我长期实行孤立、封锁和遏制。六十年代以后,原苏联曾在中苏边界陈兵百万,对我国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九十年代以来,我国周边安全环境大为改善。目前,我国安全环境处在建国以来比较好的时期,睦邻友好合作关系全面发展,不存在外部强敌对我国发动大规模军事入侵的危险。但是,我国周边仍然存在着许多不确定和不稳定的因素,有的还在发展。其主要表现是:

1、美国日益加紧对我国实行战略“遏制”

中美两国的社会制度根本不同,有些方面存在着重大利益冲突。目前美国在一些问题上还离不开中国的合作,但从根本上不愿看到强大中国的崛起,视中国为美国全球利益的重大威胁和军事上的“潜在对手”。美国全球战略的重点仍在欧洲,但对亚洲的渗透和干涉没有放松,正在加快步伐,从战略上形成对我国的遏制性部署。在亚太地区美军保持10万兵力的军事存在,经常有2至3艘航空母舰编队在西太平洋水域游弋,并在西太平洋沿海形成“岛屿锁链”,建立了战略性的进攻出发基地。在东北亚,美国强化同日本、韩国的军事同盟,与日本正加紧落实所谓的防卫合作新指针,还达成共同研发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的协议。在东南亚,美国通过与菲律宾、新加坡签订《部队来访协议》和《临时军事准入协议》,加强在该地区的军事部署。在中亚,美国与哈萨克斯坦签订军事合作协议,企图以美哈关系为主轴不断加强与中亚五国的安全合作关系,并拉拢其中一些国家参加北约“和平伙伴关系计划”,将该地区纳入美军中央总部的责任区。同时,美国加强与泰国、澳大利亚、蒙古等国的双边军事合作,将蒙古领空纳入美军监控范围。美国在亚太地区的这一系列军事部署和举措,针对我国的一面日益突出。

2、领土和海洋权益争端还未根本解决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先后同周边大部分邻国解决了历史遗留下来的边界领土问题,但与有的国家尚存有一些争议地区。我国的陆地边界22000公里,现在与印度、锡金、不丹等国还有近4000公里的陆地边界尚未划定。我国与印度之间陆地边界的争议领土达12.55万平方公里,其面积不仅是我国周边地区面积最大的陆地争议地区,而且也是世界上国家间面积最大的陆地争议地区。虽然双方同意保持实际控制线地区的和平与安宁,但还没有在边界问题上进入具体的实质性谈判。近年来,随着开发利用海洋价值的提高,使过去局部的或基本不存在的海洋争端日益突出出来。南中国海海域和南沙群岛的争端,成为东南亚地区引人注目的一个问题。我国的南海岛屿及其海域正在被瓜分,30多个岛礁被外国非法侵占,对我国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形成严重的挑战。特别是美国等西方大国已经露骨地插手南海争端,妄称将南海问题纳入多边范畴,企图引导南海问题趋向国际化。这些争端在一定条件下可能会引起局部激化。

3、军备竞赛有新的升级

我国所处的亚太地区,以往就存在有核武器的国家多、军事强国多、购买先进武器装备的国家和地区多、军费增长的绝对值多等现象。与世界新一轮军备竞赛相联系,现在这一特征更为突出。日本军国主义阴魂不散,急欲成为政治大国和军事大国,防卫范围从“日本本土”扩大到“日本周边地区”,声称在“发生紧急事态时”可派兵到海外地区,准备对外实行“先发制人”的打击;其军费已从1990年的300亿美元,一下猛增到1997年的500亿美元(1998年和1999年虽受日元贬值影响仍为450亿美元),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位。印度具有称霸南亚、争当世界大国的野心,军费由1995年的79亿美元,增加到2000年的160亿美元,装备了航空母舰,多次进行核试验和导弹试射,在军事上公开与我国“叫板”,谋求与我国对等的核威慑。东盟各国近年来扩充军备的势头不减,九十年代前半期,军费年均增长高达7%,大量购买先进的作战飞机和军舰。俄罗斯仍拥有仅次于美军的军事力量,并正在致力于“全面提高军事能力”。这种新的军备竞赛,不仅加剧了地区局势动荡,而且也对我国的安全构成威胁。

总之,我国的周边环境中存在的一些不稳定因素错综复杂,有周边国家内部的问题,也有周边国家之间的问题,更有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因素和背景,直接影响着我国的经济建设和国家的发展战略。在看待我国的安全形势时,必须明确:目前导致我国进入举国迎敌全面战争的危险已大为降低,但不能排除发生针对我国的局部战争的可能性;没有任何一个邻国与我国处于严重敌对状态,但不能排除出现干扰、威胁我国发展与安全的情况的可能性;边境地区保持着和平与安宁,但不能排除周边热点地区发生动乱或武装冲突,战火殃及我国的可能性。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失去应有的警惕和防范。

三、祖国统一迈出重大步伐,但台湾独立的危险日益成为国家安全的最大内患

解决台湾问题,既关系祖国的统一,也关系我国的整个安全。五十年来,海峡两岸之间关系经历了十分复杂的发展过程,由于我们党和政府的不懈奋斗,两岸虽然长期处于对峙状态,而且有时兵戎相见,但从大局上始终把台湾问题控制在“一个中国”的框架下。然而,近年来随着国际“大气候”与台湾岛内“小气候”的变化,台湾当局一步步走上公开分裂祖国的不归之路,反“台独”、反分裂斗争的形势十分严峻。

1、“台独”分子穷途末路,企图做孤注一掷的挣扎

李登辉一贯蓄意分裂祖国,上台后通过四次“修宪”,有计划、有步骤地废除了原有的台湾省体制,为从法律上确立“独立建国”新体制奠定基础,同时在政策主张上也不断朝着“台独”的方向发展。在香港和澳门回归祖国以后,李登辉又公然抛出了蓄谋已久的“两国论”,并宣称台湾“自1991年‘修宪’以来,已将两岸关系定位在国家与国家,至少是特殊的国与国的关系”,向一个中国的原则公开挑战,亮出了把台湾从祖国彻底分裂出去的底牌。李登辉的“两国论”出笼后,我国政府进行了严厉批判和揭露,同时在政治、外交、军事等方面施加了强大的压力,有力地遏制了台湾岛内的分裂势力。现在李登辉虽然下台了,但是,他的追随者陈水扁、吕秀莲搞“台独”的基本立场仍然没有改变。因此,我们军人要始终保持高度警惕,认清与“台独”分裂势力作斗争的尖锐性。

2、台湾当局顽固坚持以武力抗拒统一,意欲堵塞台湾问题和平解决的途径

近年来,台湾当局在加快推行“台独”政策的同时,大力整建军队,扩充军备,以作为抗拒统一的筹码和实力。为维持其与祖国大陆抗衡的军力,台湾的军费开支多年来一直居高不下,1999年高达120亿美元;大量购买先进武器装备,成为世界上第二大武器进口地区。台军现已装备第三代作战飞机约300多架,先进的作战舰艇约460艘,还有“爱国者”防空导弹和预警飞机等。台湾当局在完成守岛作战兵力部署的同时,提出了所谓攻势作战的军事战略,大力发展制空、制海和抗登陆力量,加强联合作战训练,并自不量力地叫嚷要先期打击我重要军事、政治、经济目标,妄图“以战止战”。对此,我们每个军人更要增强职责意识,随时准备用武力收回台湾。

3、美国等外国势力极力阻挠中国统一,妄图长期维持两岸分裂现状

美国为了实现“西化”、“分化”我国的战略图谋,把台湾永远作为它的所谓“不沉的航空母舰”,坚持维持两岸隔离现状的对台政策,搞实质上的“两个中国”、“一中一台”,也就是所谓的“不统、不独”,利用台湾对我进行战略遏制。美国一直在政治、经济、军事上极力扶植台湾。并宣布向台湾出售5.5亿美元的先进武器装备,加快台湾军事高技术武器装备的步伐。除了美国对台湾扶植以外,我们也不能忽视日本,日本曾经霸占台湾50年,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始终怀有重新染指台湾的野心,一直追随和配合美国支持、纵容“台独”势力,明确将台湾纳入日美合作防卫范围。纵观历史和现实,台湾问题所以拖延了50年,除了台湾当局坚持反动立场外,总根子在于美国;现在“台独”势力搞分裂有恃无恐,要害就在于有美国为它撑腰打气。“台独”势力虽然有美国等敌对势力的支持。但这并不能改变我国收回台湾的立场,并不能改变我们军人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职责,我们一定要按照三代领导核心关于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思想,争取早日收回台湾。

制止分裂、维护统一,是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优良传统,也是我们每个爱国军人的崇高职责。“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南宋诗人陆游这一千古名篇,寄寓着渴望祖国统一的强烈爱国情感。我军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忠实捍卫者,在当前这场打击、遏制“台独”分子分裂祖国罪恶图谋的斗争中,必须充分发挥坚强的柱石作用,肩负起特殊而神圣的使命。我们要认清对台斗争的严重性和复杂性,深刻领会党中央、江主席的战略意图,丢掉幻想,准备在最复杂、最困难的情况下夺取对台军事斗争的胜利。

总之,通过以上三个问题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国际形势趋向缓和,不等于战争危险消失;不等于我国已经“无敌国外患”;祖国统一的潮流不可逆转,不等于可以放松对分裂势力的警惕。“天下虽安,忘战必危”。对于一支军队来说,可怕的往往并不是外部的挑战和强敌的凶悍,而是意识不到战争的危险,眼睛里没有敌人的影子,那种做“和平官”、当“和平兵”的思想,瓦解斗志,涣散士气,削弱部队凝聚力和战斗力,是十分错误、非常有害的,必须坚决加以克服。我们作为革命军人,一方面,要牢记使命,不断强化战斗队思想,认真履行宪法赋予我军的“保卫祖国,保卫人民的和平劳动”神圣职责。另一方面,要常备不懈,按照准备打仗的要求做好各项准备,不断增强部队的整体威慑能力和实战能力。

讨论题:如何克服当和平兵的思想?

认清国家安全形势 增强军人职责意识2016-11-30 09:39:15 | #2楼回目录

.txt22真诚是美酒,年份越久越醇香浓型;真诚是焰火,在高处绽放才愈是美丽;真诚是鲜花,送之于人手有余香。一颗孤独的心需要爱的滋润;一颗冰冷的心需要友谊的温暖;一颗绝望的心需要力量的托慰;一颗苍白的心需要真诚的帮助;一颗充满戒备关闭的门是多么需要真诚这一把钥匙打开呀! 二十一世纪的前面十年,世界战略格局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重大变动,使我国的安全形势面临许多新的挑战。作为一名革命军人,要时刻关注国际与周边安全形势,清醒地认识我国面临的现实和潜在的威胁,保持高度的警惕性。要进一步增强忧患意识,看到国际形势对我国不利甚至严峻的一面,始终牢记我军的根本职能。

一、国际形势总体上趋向缓和,但霸权主义日益成为当今世界动荡不安的主要根源

冷战结束后,世界向多极化趋势发展,和平的力量超过战争的因素,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仍然可以争取避免新的世界大战,保持一个比较良好的国际和平环境。但是,世界走向多极化是一个充满矛盾斗争的曲折、漫长的过程,当前整个世界动荡不宁的因素依然很多,特别是以美国为主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有新的发展,军事安全问题日渐突出。

1、加紧推行称霸全球战略,给世界和平蒙上新的阴影

目前,国际力量对比严重失衡。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凭借其军事实力、科技水平和经济发达的优势,霸气急剧上升。

布什宣称,二十世纪圆了美国的梦想,二十一世纪将是“美国世纪”。在他们看来,从现在起到2016年前,世界上尚不致出现足以威胁其霸主地位的强国,是一个“战略间歇期”。美必须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加紧推行全球称霸战略。其战略企图概括起来就是:联合、控制欧洲,利用、制约日本,挤压、削弱俄罗斯,接触、遏制中国,主导中东事务,分化发展中国家,防止出现任何可能对美“全球领导地位”构成挑战的国家或国家集团,确立全球霸主地位。

在独霸世界野心的驱使下,美国正着力建设一支全球进攻性的军事力量,谋求保持其绝对军事优势。不断增加对军队建设的投入,2005年军费开支高达3879亿美元,相当于欧盟、俄、中、日军费总和的1.5倍,约占世界军费总额的三分之一。加快发展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和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等高技术武器,构筑空间防御盾牌。美国在世界各地保持着数百个军事基地,以控制战略要点,扼守全球海域的16个咽喉要道。美国企图将北约变成其称霸全球战略的工具,在欧洲已完成北约首轮东扩,接纳波兰、匈牙利、捷克为其新成员国,使北约成为一个拥有19个成员国、25个“和平伙伴关系国”的庞大军事组织。美国通过北约发动对南联盟的战争,并不是像它标榜的那样去解决什么“人道主义危机”,而是推行称霸全球新战略的一次重要的尝试和预演。

2、肆意推行“新炮舰政策”,侵略性和冒险性明显增加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为了达到称霸世界、在全球攫取更多利益的目的,动辄对一些发展中国家实行制裁,恣意侵犯别国主权,粗暴干涉别国内政。

美国常常精心选择与其国家利益攸关的战略要地,采取战争威慑与实战相结合的手段,

大量投入最先进的高技术兵器,随心所欲地对小国、弱国、无核国家发动战争。谁不听他们的指挥,就把谁斥之为“无赖国家”,想打谁就打谁,想到哪里打就在哪里打。1998年8月,美国以打击恐怖主义为由,空袭了苏丹和阿富汗;12月绕过联合国安理会对伊拉克进行大规模军事打击;1999年3月,又对南联盟大打出手。自90年代以来,美国先后对外出兵60余次,平均每年6次,大大超过了美国在冷战时期对外用兵年均2.8次的纪录。美国等西方国家打着“人道主义干预”的旗号,频频动武,在世界许多地方不断制造人道主义灾难。北约78天在南联盟投下20000余颗炸弹,造成包括大量无辜平民在内的近1万人的伤亡,财产损失2000亿美元,经济倒退10年至20年。

最近,美国等西方大国抛出了所谓“新干涉主义”的口号,鼓吹“人权高于主权”、“主权过时论”,提出建立“国际人权干预部队”,其实质就是要为他们推行“新炮舰政策”,加强军事同盟,维系旧的国际安全秩序,阻碍建立国际安全新秩序,制造舆论和开辟道路。所有这些,充分表明了霸权主义者使用武力和以武力相威胁的倾向恶性发展,引起了各国特别是广大第三世界国家人民的普遍警惕和反对。

3、到处插手地区热点问题,不断酿成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

冷战期间,世界共发生过182场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年均4场;冷战结束后,从1991年至今世界共发生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近百场,年均达10常冷战时期无战事的欧洲开始动荡不安,战乱不已,形成从巴尔干地区向北到独联体地区的新的热点集中地带。许多地方之所以热点迭出、冲突不断、烽烟四起,其背后大多有着美国和某些西方国家或相互争夺、或相互勾连,以强凌弱,各谋其利的影子。

一是利用一些国家间的领土争端和资源争夺点燃战火,从中渔利。由于历史遗留的问题,加上当前各国更加注重发展经济,对资源的争夺以及与此相关的领土争端加剧。美国等西方大国侍机进行幕后操纵,引发了不少地区的动荡和危机。非洲先后有20多个国家发生动乱和武装冲突,不少是殖民统治者为了给获得独立的国家制造麻烦而留下的领土纠纷,造成这些国家之间的长期对峙甚至诉诸武力。在中东地区,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的矛盾一直未从根本上得到解决,中东和平进程屡屡受挫,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以及由此引发的海湾战争,主要就是西方大国和地区强国为争夺世界石油控制权而造成的,正所谓“地面的战火,源于地下的石油”。

二是利用民族矛盾和宗教纠纷挑起冲突,削弱对手。冷战结束后,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民族主义思潮再次兴起,导致不同民族之间、部分民族与政府之间的矛盾激化;宗教纠纷也更加公开化、尖锐化和国际化。西方大国利用别国民族和宗教问题,暗中支持和挑起别国分裂或内战,以破坏其政治稳定甚至颠覆其政权,进而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调整和改善战略态势。这已成为导致发展中国家动荡或战乱的一个重要因素。从波黑战争和科索沃战争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先是蓄意怂恿、庇护民族分裂势力,继而直接干预民族纷争,实施野蛮侵略,用以完成北约东扩,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

三是在防止大规模杀伤武器扩散的问题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采取双重标准,扶持亲西方的国际力量,制衡对手,表面上谴责、实际上放纵一些国家超出本国防御的需要而研制和发展核生化武器,造成世界和地区局势的紧张,给人类的和平与安全埋下了严重隐患。

通观世界局势,可以清楚地看到,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已成为阻碍世界和平与发展的主要障碍。现在,虽然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世界走向多极化的历史潮流不可逆转,但美国称霸全球的既定目标没有改变,世界各大力量之间的矛盾和争斗将进一步加剧;虽然新的世界大战在较长时期内打不起来,但霸权主义为了扫除障碍,必然诱发形形色色的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虽然各国以经济和科技为基础的综合国力竞争成为国际斗争的主导方面,但战争暴力仍是霸权主义解决国际争端、攫取国家利益、实现特定政治目的的重要手段。只要霸权主义一天不退出历史舞台,世界就不会安宁,战争的危险就依然存在。

二、我国安全环境得到较大改善,但周边仍然存在诸多不稳定因素

一个国家的安全与发展,与周边安全环境有着直接的密切关系。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我国周边先后爆发过朝鲜战争、越南战争、苏军入侵阿富汗等战争。我国还被迫分别对印度、前苏联和越南进行过自卫反击战。新中国成立后,美国曾对我长期实行孤立、封锁和遏制。六十年代以后,原苏联曾在中苏边界陈兵百万,对我国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九十年代以来,我国周边安全环境大为改善。目前,我国安全环境处在建国以来比较好的时期,睦邻友好合作关系全面发展,不存在外部强敌对我国发动大规模军事入侵的危险。但是,我国周边仍然存在着许多不确定和不稳定的因素,有的还在发展。其主要表现是:

1、美国日益加紧对我国实行战略“遏制”

中美两国的社会制度根本不同,有些方面存在着重大利益冲突。目前美国在一些问题上还离不开中国的合作,但从根本上不愿看到强大中国的崛起,视中国为美国全球利益的重大威胁和军事上的“潜在对手”。美国全球战略的重点仍在欧洲,但对亚洲的渗透和干涉没有放松,正在加快步伐,从战略上形成对我国的遏制性部署。在亚太地区美军保持10万兵力的军事存在,经常有2至3艘航空母舰编队在西太平洋水域游弋,并在西太平洋沿海形成“岛屿锁链”,建立了战略性的进攻出发基地。在东北亚,美国强化同日本、韩国的军事同盟,与日本正加紧落实所谓的防卫合作新指针,还达成共同研发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的协议。在东南亚,美国通过与菲律宾、新加坡签订《部队来访协议》和《临时军事准入协议》,加强在该地区的军事部署。在中亚,美国与哈萨克斯坦签订军事合作协议,企图以美哈关系为主轴不断加强与中亚五国的安全合作关系,并拉拢其中一些国家参加北约“和平伙伴关系计划”,将该地区纳入美军中央总部的责任区。同时,美国加强与泰国、澳大利亚、蒙古等国的双边军事合作,将蒙古领空纳入美军监控范围。美国在亚太地区的这一系列军事部署和举措,针对我国的一面日益突出。

2、领土和海洋权益争端还未根本解决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先后同周边大部分邻国解决了历史遗留下来的边界领土问题,但与有的国家尚存有一些争议地区。我国的陆地边界22000公里,现在与印度、锡金、不丹等国还有近4000公里的陆地边界尚未划定。我国与印度之间陆地边界的争议领土达12.55万平方公里,其面积不仅是我国周边地区面积最大的陆地争议地区,而且也是世界上国家间面积最大的陆地争议地区。虽然双方同意保持实际控制线地区的和平与安宁,但还没有在边界问题上进入具体的实质性谈判。近年来,随着开发利用海洋价值的提高,使过去局部的或基本不存在的海洋争端日益突出出来。南中国海海域和南沙群岛的争端,成为东南亚地区引人注目的一个问题。我国的南海岛屿及其海域正在被瓜分,30多个岛礁被外国非法侵占,对我国

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形成严重的挑战。特别是美国等西方大国已经露骨地插手南海争端,妄称将南海问题纳入多边范畴,企图引导南海问题趋向国际化。这些争端在一定条件下可能会引起局部激化。

3、军备竞赛有新的升级

我国所处的亚太地区,以往就存在有核武器的国家多、军事强国多、购买先进武器装备的国家和地区多、军费增长的绝对值多等现象。与世界新一轮军备竞赛相联系,现在这一特征更为突出。日本军国主义阴魂不散,急欲成为政治大国和军事大国,防卫范围从“日本本土”扩大到“日本周边地区”,声称在“发生紧急事态时”可派兵到海外地区,准备对外实行“先发制人”的打击;其军费已从1990年的300亿美元,一下猛增到1997年的500亿美元(1998年和1999年虽受日元贬值影响仍为450亿美元),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位。印度具有称霸南亚、争当世界大国的野心,军费由1995年的79亿美元,增加到2000年的160亿美元,装备了航空母舰,多次进行核试验和导弹试射,在军事上公开与我国“叫板”,谋求与我国对等的核威慑。东盟各国近年来扩充军备的势头不减,九十年代前半期,军费年均增长高达7%,大量购买先进的作战飞机和军舰。俄罗斯仍拥有仅次于美军的军事力量,并正在致力于“全面提高军事能力”。这种新的军备竞赛,不仅加剧了地区局势动荡,而且也对我国的安全构成威胁。

总之,我国的周边环境中存在的一些不稳定因素错综复杂,有周边国家内部的问题,也有周边国家之间的问题,更有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因素和背景,直接影响着我国的经济建设和国家的发展战略。在看待我国的安全形势时,必须明确:目前导致我国进入举国迎敌全面战争的危险已大为降低,但不能排除发生针对我国的局部战争的可能性;没有任何一个邻国与我国处于严重敌对状态,但不能排除出现干扰、威胁我国发展与安全的情况的可能性;边境地区保持着和平与安宁,但不能排除周边热点地区发生动乱或武装冲突,战火殃及我国的可能性。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失去应有的警惕和防范。

三、祖国统一迈出重大步伐,但台湾独立的危险日益成为国家安全的最大内患

解决台湾问题,既关系祖国的统一,也关系我国的整个安全。五十年来,海峡两岸之间关系经历了十分复杂的发展过程,由于我们党和政府的不懈奋斗,两岸虽然长期处于对峙状态,而且有时兵戎相见,但从大局上始终把台湾问题控制在“一个中国”的框架下。然而,近年来随着国际“大气候”与台湾岛内“小气候”的变化,台湾当局一步步走上公开分裂祖国的不归之路,反“台独”、反分裂斗争的形势十分严峻。

1、“台独”分子穷途末路,企图做孤注一掷的挣扎

李登辉一贯蓄意分裂祖国,上台后通过四次“修宪”,有计划、有步骤地废除了原有的台湾省体制,为从法律上确立“独立建国”新体制奠定基础,同时在政策主张上也不断朝着“台独”的方向发展。在香港和澳门回归祖国以后,李登辉又公然抛出了蓄谋已久的“两国论”,并宣称台湾“自1991年‘修宪’以来,已将两岸关系定位在国家与国家,至少是特殊的国与国的关系”,向一个中国的原则公开挑战,亮出了把台湾从祖国彻底分裂出去的底牌。李登辉的“两国论”出笼后,我国政府进行了严厉批判和揭露,同时在政治、外交、军事等方面施加了强大的压力,有力地遏制了台湾岛内的分裂势力。现在李登辉虽然下台了,但是,他的

追随者陈水扁、吕秀莲搞“台独”的基本立场仍然没有改变。因此,我们军人要始终保持高度警惕,认清与“台独”分裂势力作斗争的尖锐性。

2、台湾当局顽固坚持以武力抗拒统一,意欲堵塞台湾问题和平解决的途径

近年来,台湾当局在加快推行“台独”政策的同时,大力整建军队,扩充军备,以作为抗拒统一的筹码和实力。为维持其与祖国大陆抗衡的军力,台湾的军费开支多年来一直居高不下,1999年高达120亿美元;大量购买先进武器装备,成为世界上第二大武器进口地区。台军现已装备第三代作战飞机约300多架,先进的作战舰艇约460艘,还有“爱国者”防空导弹和预警飞机等。台湾当局在完成守岛作战兵力部署的同时,提出了所谓攻势作战的军事战略,大力发展制空、制海和抗登陆力量,加强联合作战训练,并自不量力地叫嚷要先期打击我重要军事、政治、经济目标,妄图“以战止战”。对此,我们每个军人更要增强职责意识,随时准备用武力收回台湾。

3、美国等外国势力极力阻挠中国统一,妄图长期维持两岸分裂现状

美国为了实现“西化”、“分化”我国的战略图谋,把台湾永远作为它的所谓“不沉的航空母舰”,坚持维持两岸隔离现状的对台政策,搞实质上的“两个中国”、“一中一台”,也就是所谓的“不统、不独”,利用台湾对我进行战略遏制。美国一直在政治、经济、军事上极力扶植台湾。并宣布向台湾出售5.5亿美元的先进武器装备,加快台湾军事高技术武器装备的步伐。除了美国对台湾扶植以外,我们也不能忽视日本,日本曾经霸占台湾50年,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始终怀有重新染指台湾的野心,一直追随和配合美国支持、纵容“台独”势力,明确将台湾纳入日美合作防卫范围。纵观历史和现实,台湾问题所以拖延了50年,除了台湾当局坚持反动立场外,总根子在于美国;现在“台独”势力搞分裂有恃无恐,要害就在于有美国为它撑腰打气。“台独”势力虽然有美国等敌对势力的支持。但这并不能改变我国收回台湾的立场,并不能改变我们军人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职责,我们一定要按照三代领导核心关于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思想,争取早日收回台湾。

制止分裂、维护统一,是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优良传统,也是我们每个爱国军人的崇高职责。“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南宋诗人陆游这一千古名篇,寄寓着渴望祖国统一的强烈爱国情感。我军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忠实捍卫者,在当前这场打击、遏制“台独”分子分裂祖国罪恶图谋的斗争中,必须充分发挥坚强的柱石作用,肩负起特殊而神圣的使命。我们要认清对台斗争的严重性和复杂性,深刻领会党中央、江主席的战略意图,丢掉幻想,准备在最复杂、最困难的情况下夺取对台军事斗争的胜利。

总之,通过以上三个问题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国际形势趋向缓和,不等于战争危险消失;不等于我国已经“无敌国外患”;祖国统一的潮流不可逆转,不等于可以放松对分裂势力的警惕。“天下虽安,忘战必危”。对于一支军队来说,可怕的往往并不是外部的挑战和强敌的凶悍,而是意识不到战争的危险,眼睛里没有敌人的影子,那种做“和平官”、当“和平兵”的思想,瓦解斗志,涣散士气,削弱部队凝聚力和战斗力,是十分错误、非常有害的,必须坚决加以克服。我们作为革命军人,一方面,要牢记使命,不断强化战斗队思想,认真履行宪法赋予我军的“保卫祖国,保卫人民的和平劳动”神圣职责。另一方面,要常备不懈,按照准备打仗的要求做好各项准备,不断增强部队的整体威慑能力和实战能力。

讨论题:如何克服当和平兵的思想?

认清国家安全形势 增强军人职责意识2016-11-30 09:39:11 | #3楼回目录

一、国际形势总体上趋向缓和,但霸权主义日益成为当今世界动荡不安的主要根源

冷战结束后,世界向多极化趋势发展,和平的力量超过战争的因素,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仍然可以争取避免新的世界大战,保持一个比较良好的国际和平环境。但是,世界走向多极化是一个充满矛盾斗争的曲折、漫长的过程,当前整个世界动荡不宁的因素依然很多,特别是以美国为主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有新的发展,军事安全问题日渐突出。

1、加紧推行称霸全球战略,给世界和平蒙上新的阴影

目前,国际力量对比严重失衡。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凭借其军事实力、科技水平和经济发达的优势,霸气急剧上升。

布什宣称,二十世纪圆了美国的梦想,二十一世纪将是“美国世纪”。在他们看来,从现在起到2016年前,世界上尚不致出现足以威胁其霸主地位的强国,是一个“战略间歇期”。美必须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加紧推行全球称霸战略。其战略企图概括起来就是:联合、控制欧洲,利用、制约日本,挤压、削弱俄罗斯,接触、遏制中国,主导中东事务,分化发展中国家,防止出现任何可能对美“全球领导地位”构成挑战的国家或国家集团,确立全球霸主地位。

在独霸世界野心的驱使下,美国正着力建设一支全球进攻性的军事力量,谋求保持其绝对军事优势。不断增加对军队建设的投入,2005年军费开支高达3879亿美元,相当于欧盟、俄、中、日军费总和的1.5倍,约占世界军费总额的三分之一。加快发展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和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等高技术武器,构筑空间防御盾牌。美国在世界各地保持着数百个军事基地,以控制战略要点,扼守全球海域的16个咽喉要道。美国企图将北约变成其称霸全球战略的工具,在欧洲已完成北约首轮东扩,接纳波兰、匈牙利、捷克为其新成员国,使北约成为一个拥有19个成员国、25个“和平伙伴关系国”的庞大军事组织。美国通过北约发动对南联盟的战争,并不是像它标榜的那样去解决什么“人道主义危机”,而是推行称霸全球新战略的一次重要的尝试和预演。

2、肆意推行“新炮舰政策”,侵略性和冒险性明显增加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为了达到称霸世界、在全球攫取更多利益的目的,动辄对一些发展中国家实行制裁,恣意侵犯别国主权,粗暴干涉别国内政。

美国常常精心选择与其国家利益攸关的战略要地,采取战争威慑与实战相结合的手段,大量投入最先进的高技术兵器,随心所欲地对小国、弱国、无核国家发动战争。谁不听他

们的指挥,就把谁斥之为“无赖国家”,想打谁就打谁,想到哪里打就在哪里打。1998年8月,美国以打击恐怖主义为由,空袭了苏丹和阿富汗;12月绕过联合国安理会对伊拉克进行大规模军事打击;1999年3月,又对南联盟大打出手。自90年代以来,美国先后对外出兵60余次,平均每年6次,大大超过了美国在冷战时期对外用兵年均2.8次的纪录。美国等西方国家打着“人道主义干预”的旗号,频频动武,在世界许多地方不断制造人道主义灾难。北约78天在南联盟投下20000余颗炸弹,造成包括大量无辜平民在内的近1万人的伤亡,财产损失2000亿美元,经济倒退10年至20年。

最近,美国等西方大国抛出了所谓“新干涉主义”的口号,鼓吹“人权高于主权”、“主权过时论”,提出建立“国际人权干预部队”,其实质就是要为他们推行“新炮舰政策”,加强军事同盟,维系旧的国际安全秩序,阻碍建立国际安全新秩序,制造舆论和开辟道路。所有这些,充分表明了霸权主义者使用武力和以武力相威胁的倾向恶性发展,引起了各国特别是广大第三世界国家人民的普遍警惕和反对。

3、到处插手地区热点问题,不断酿成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

冷战期间,世界共发生过182场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年均4场;冷战结束后,从1991年至今世界共发生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近百场,年均达10常冷战时期无战事的欧洲开始动荡不安,战乱不已,形成从巴尔干地区向北到独联体地区的新的热点集中地带。许多地方之所以热点迭出、冲突不断、烽烟四起,其背后大多有着美国和某些西方国家或相互争夺、或相互勾连,以强凌弱,各谋其利的影子。

一是利用一些国家间的领土争端和资源争夺点燃战火,从中渔利。由于历史遗留的问题,加上当前各国更加注重发展经济,对资源的争夺以及与此相关的领土争端加剧。美国等西方大国侍机进行幕后操纵,引发了不少地区的动荡和危机。非洲先后有20多个国家发生动乱和武装冲突,不少是殖民统治者为了给获得独立的国家制造麻烦而留下的领土纠纷,造成这些国家之间的长期对峙甚至诉诸武力。在中东地区,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的矛盾一直未从根本上得到解决,中东和平进程屡屡受挫,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以及由此引发的海湾战争,主要就是西方大国和地区强国为争夺世界石油控制权而造成的,正所谓“地面的战火,源于地下的石油”。

二是利用民族矛盾和宗教纠纷挑起冲突,削弱对手。冷战结束后,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民族主义思潮再次兴起,导致不同民族之间、部分民族与政府之间的矛盾激化;

宗教纠纷也更加公开化、尖锐化和国际化。西方大国利用别国民族和宗教问题,暗中支持和挑起别国分裂或内战,以破坏其政治稳定甚至颠覆其政权,进而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调整和改善战略态势。这已成为导致发展中国家动荡或战乱的一个重要因素。从波黑战争和科索沃战争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先是蓄意怂恿、庇护民族分裂势力,继而直接干预民族纷争,实施野蛮侵略,用以完成北约东扩,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

三是在防止大规模杀伤武器扩散的问题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采取双重标准,扶持亲西方的国际力量,制衡对手,表面上谴责、实际上放纵一些国家超出本国防御的需要而研制和发展核生化武器,造成世界和地区局势的紧张,给人类的和平与安全埋下了严重隐患。

通观世界局势,可以清楚地看到,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已成为阻碍世界和平与发展的主要障碍。现在,虽然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世界走向多极化的历史潮流不可逆转,但美国称霸全球的既定目标没有改变,世界各大力量之间的矛盾和争斗将进一步加剧;虽然新的世界大战在较长时期内打不起来,但霸权主义为了扫除障碍,必然诱发形形色色的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虽然各国以经济和科技为基础的综合国力竞争成为国际斗争的主导方面,但战争暴力仍是霸权主义解决国际争端、攫取国家利益、实现特定政治目的的重要手段。只要霸权主义一天不退出历史舞台,世界就不会安宁,战争的危险就依然存在。

二、我国安全环境得到较大改善,但周边仍然存在诸多不稳定因素

一个国家的安全与发展,与周边安全环境有着直接的密切关系。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我国周边先后爆发过朝鲜战争、越南战争、苏军入侵阿富汗等战争。我国还被迫分别对印度、前苏联和越南进行过自卫反击战。新中国成立后,美国曾对我长期实行孤立、封锁和遏制。六十年代以后,原苏联曾在中苏边界陈兵百万,对我国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九十年代以来,我国周边安全环境大为改善。目前,我国安全环境处在建国以来比较好的时期,睦邻友好合作关系全面发展,不存在外部强敌对我国发动大规模军事入侵的危险。但是,我国周边仍然存在着许多不确定和不稳定的因素,有的还在发展。其主要表现是:

1、美国日益加紧对我国实行战略“遏制”

中美两国的社会制度根本不同,有些方面存在着重大利益冲突。目前美国在一些问题上还离不开中国的合作,但从根本上不愿看到强大中国的崛起,视中国为美国全球利益的重大威胁和军事上的“

“潜在对手”。美国全球战略的重点仍在欧洲,但对亚洲的渗透和干涉没有放松,正在加快步伐,从战略上形成对我国的遏制性部署。在亚太地区美军保持10万兵力的军事存在,经常有2至3艘航空母舰编队在西太平洋水域游弋,并在西太平洋沿海形成“岛屿锁链”,建立了战略性的进攻出发基地。在东北亚,美国强化同日本、韩国的军事同盟,与日本正加紧落实所谓的防卫合作新指针,还达成共同研发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的协议。在东南亚,美国通过与菲律宾、新加坡签订《部队来访协议》和《临时军事准入协议》,加强在该地区的军事部署。在中亚,美国与哈萨克斯坦签订军事合作协议,企图以美哈关系为主轴不断加强与中亚五国的安全合作关系,并拉拢其中一些国家参加北约“和平伙伴关系计划”,将该地区纳入美军中央总部的责任区。同时,美国加强与泰国、澳大利亚、蒙古等国的双边军事合作,将蒙古领空纳入美军监控范围。美国在亚太地区的这一系列军事部署和举措,针对我国的一面日益突出。

2、领土和海洋权益争端还未根本解决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先后同周边大部分邻国解决了历史遗留下来的边界领土问题,但与有的国家尚存有一些争议地区。我国的陆地边界22000公里,现在与印度、锡金、不丹等国还有近4000公里的陆地边界尚未划定。我国与印度之间陆地边界的争议领土达12.55万平方公里,其面积不仅是我国周边地区面积最大的陆地争议地区,而且也是世界上国家间面积最大的陆地争议地区。虽然双方同意保持实际控制线地区的和平与安宁,但还没有在边界问题上进入具体的实质性谈判。近年来,随着开发利用海洋价值的提高,使过去局部的或基本不存在的海洋争端日益突出出来。南中国海海域和南沙群岛的争端,成为东南亚地区引人注目的一个问题。我国的南海岛屿及其海域正在被瓜分,30多个岛礁被外国非法侵占,对我国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形成严重的挑战。特别是美国等西方大国已经露骨地插手南海争端,妄称将南海问题纳入多边范畴,企图引导南海问题趋向国际化。这些争端在一定条件下可能会引起局部激化。

3、军备竞赛有新的升级

我国所处的亚太地区,以往就存在有核武器的国家多、军事强国多、购买先进武器装备的国家和地区多、军费增长的绝对值多等现象。与世界新一轮军备竞赛相联系,现在这一特征更为突出。日本军国主义阴魂不散,急欲成为政治大国和军事大国,防卫范围从“日本本土”扩大到“日本周边地区”,声称在“发生紧急事态时”可派兵到海外地区

,准备对外实行“先发制人”的打击;其军费已从1990年的300亿美元,一下猛增到1997年的500亿美元(1998年和1999年虽受日元贬值影响仍为450亿美元),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位。印度具有称霸南亚、争当世界大国的野心,军费由1995年的79亿美元,增加到2000年的160亿美元,装备了航空母舰,多次进行核试验和导弹试射,在军事上公开与我国“叫板”,谋求与我国对等的核威慑。东盟各国近年来扩充军备的势头不减,九十年代前半期,军费年均增长高达7%,大量购买先进的作战飞机和军舰。俄罗斯仍拥有仅次于美军的军事力量,并正在致力于“全面提高军事能力”。这种新的军备竞赛,不仅加剧了地区局势动荡,而且也对我国的安全构成威胁。

总之,我国的周边环境中存在的一些不稳定因素错综复杂,有周边国家内部的问题,也有周边国家之间的问题,更有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因素和背景,直接影响着我国的经济建设和国家的发展战略。在看待我国的安全形势时,必须明确:目前导致我国进入举国迎敌全面战争的危险已大为降低,但不能排除发生针对我国的局部战争的可能性;没有任何一个邻国与我国处于严重敌对状态,但不能排除出现干扰、威胁我国发展与安全的情况的可能性;边境地区保持着和平与安宁,但不能排除周边热点地区发生动乱或武装冲突,战火殃及我国的可能性。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失去应有的警惕和防范。

三、祖国统一迈出重大步伐,但台湾独立的危险日益成为国家安全的最大内患

解决台湾问题,既关系祖国的统一,也关系我国的整个安全。五十年来,海峡两岸之间关系经历了十分复杂的发展过程,由于我们党和政府的不懈奋斗,两岸虽然长期处于对峙状态,而且有时兵戎相见,但从大局上始终把台湾问题控制在“一个中国”的框架下。然而,近年来随着国际“大气候”与台湾岛内“小气候”的变化,台湾当局一步步走上公开分裂祖国的不归之路,反“台独”、反分裂斗争的形势十分严峻。

1、“台独”分子穷途末路,企图做孤注一掷的挣扎

李登辉一贯蓄意分裂祖国,上台后通过四次“修宪”,有计划、有步骤地废除了原有的台湾省体制,为从法律上确立“独立建国”新体制奠定基础,同时在政策主张上也不断朝着“台独”的方向发展。在香港和澳门回归祖国以后,李登辉又公然抛出了蓄谋已久的“两国论”,并宣称台湾“自1991年‘修宪’以来,已将两岸关系定位在国家与国家,至少是特殊的国与国的关系”,向一个中国的原则公开挑战,亮出了把台湾从祖国彻底分裂出去的底牌

。李登辉的“两国论”出笼后,我国政府进行了严厉批判和揭露,同时在政治、外交、军事等方面施加了强大的压力,有力地遏制了台湾岛内的分裂势力。现在李登辉虽然下台了,但是,他的追随者陈水扁、吕秀莲搞“台独”的基本立场仍然没有改变。因此,我们军人要始终保持高度警惕,认清与“台独”分裂势力作斗争的尖锐性。

2、台湾当局顽固坚持以武力抗拒统一,意欲堵塞台湾问题和平解决的途径

近年来,台湾当局在加快推行“台独”政策的同时,大力整建军队,扩充军备,以作为抗拒统一的筹码和实力。为维持其与祖国大陆抗衡的军力,台湾的军费开支多年来一直居高不下,1999年高达120亿美元;大量购买先进武器装备,成为世界上第二大武器进口地区。台军现已装备第三代作战飞机约300多架,先进的作战舰艇约460艘,还有“爱国者”防空导弹和预警飞机等。台湾当局在完成守岛作战兵力部署的同时,提出了所谓攻势作战的军事战略,大力发展制空、制海和抗登陆力量,加强联合作战训练,并自不量力地叫嚷要先期打击我重要军事、政治、经济目标,妄图“以战止战”。对此,我们每个军人更要增强职责意识,随时准备用武力收回台湾。

3、美国等外国势力极力阻挠中国统一,妄图长期维持两岸分裂现状

美国为了实现“西化”、“分化”我国的战略图谋,把台湾永远作为它的所谓“不沉的航空母舰”,坚持维持两岸隔离现状的对台政策,搞实质上的“两个中国”、“一中一台”,也就是所谓的“不统、不独”,利用台湾对我进行战略遏制。美国一直在政治、经济、军事上极力扶植台湾。并宣布向台湾出售5.5亿美元的先进武器装备,加快台湾军事高技术武器装备的步伐。除了美国对台湾扶植以外,我们也不能忽视日本,日本曾经霸占台湾50年,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始终怀有重新染指台湾的野心,一直追随和配合美国支持、纵容“台独”势力,明确将台湾纳入日美合作防卫范围。纵观历史和现实,台湾问题所以拖延了50年,除了台湾当局坚持反动立场外,总根子在于美国;现在“台独”势力搞分裂有恃无恐,要害就在于有美国为它撑腰打气。“台独”势力虽然有美国等敌对势力的支持。但这并不能改变我国收回台湾的立场,并不能改变我们军人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职责,我们一定要按照三代领导核心关于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思想,争取早日收回台湾。

制止分裂、维护统一,是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优良传统,也是我们每个爱国军人的崇高职责。“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

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南宋诗人陆游这一千古名篇,寄寓着渴望祖国统一的强烈爱国情感。我军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忠实捍卫者,在当前这场打击、遏制“台独”分子分裂祖国罪恶图谋的斗争中,必须充分发挥坚强的柱石作用,肩负起特殊而神圣的使命。我们要认清对台斗争的严重性和复杂性,深刻领会党中央、江主席的战略意图,丢掉幻想,准备在最复杂、最困难的情况下夺取对台军事斗争的胜利。

总之,通过以上三个问题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国际形势趋向缓和,不等于战争危险消失;不等于我国已经“无敌国外患”;祖国统一的潮流不可逆转,不等于可以放松对分裂势力的警惕。“天下虽安,忘战必危”。对于一支军队来说,可怕的往往并不是外部的挑战和强敌的凶悍,而是意识不到战争的危险,眼睛里没有敌人的影子,那种做“和平官”、当“和平兵”的思想,瓦解斗志,涣散士气,削弱部队凝聚力和战斗力,是十分错误、非常有害的,必须坚决加以克服。我们作为革命军人,一方面,要牢记使命,不断强化战斗队思想,认真履行宪法赋予我军的“保卫祖国,保卫人民的和平劳动”神圣职责。另一方面,要常备不懈,按照准备打仗的要求做好各项准备,不断增强部队的整体威慑能力和实战能力。

讨论题:如何克服当和平兵的思想?

回复帖子
标题:
内容:
相关话题